浙江賞梅地還真不少!

  你的城市開花了嗎?

  久違的陽光露面,春天的賞花計劃終于可以提上日程了。今年,因為雨雪纏綿的緣故,很多花花期延遲,這其中就有紅梅。

  最近在橙柿互動App的“浙江去哪玩”頻道里,好多橙友發帖曬出浙江各地的“梅”景,原來浙江的賞梅地還真不少!

  橙友@瓊瑤推薦老家湖州長興的“東方梅園”,說那里勝在梅樹連成片,氣勢恢宏,稱其為“千里梅園”絕對名副其實,值得去看看。

  奉化新建村是寧波的網紅賞梅勝地,橙友@圣誕人說,那里的梅樹主要分布在兩座山的坡道,以紅梅為主,依次分布,錯落有致,裝點著山坡。

  橙友@淡淡一笑來到建德梅城老街,登古城門樓,在三江畔品“暗香浮動”的悠遠意境,“這梅城的得名,就來源于嚴州府城墻處城垛造型,是半朵梅花形的?!贝送?,梅城的美食也很多,走在街上隨便找一家就可以,“我最愛吃的就是梅城烤餅了”。

  橙友@捷妮喊大家去寧波保國寺景區欣賞“報春”梅花,感受第一波春天的到來:這里低調又驚艷,梅花品種以蠟梅和紅梅為主,最大樹齡達70年以上。梅花與寺內的古建筑交相輝映,平添了一番韻味。登高、懷古、賞梅,來這里,都能得到滿足。保國寺的山坡上,有專門開辟的梅林。大多是紅色,有的還在含苞待放中,喜歡賞梅的可別錯過了。

  上周,浙江去哪玩為大家推薦了兩個賞梅好去處——嘉興王店鎮和臺州臨海的梅園,這次,我們啟程去湖州探尋到兩處賞梅秘境。

  開車1小時到湖州賞梅

  這株百年古梅開出罕有的六瓣梅

  湖州離杭州蠻近,開車一個多小時就到了。我們探訪的第一處賞梅地——鐵佛寺,就在湖州市中心繁華的勞動路上。

  結廬在人境,心遠地自偏。鐵佛寺旁邊便是浙北大廈的購物中心,一方黃墻黛瓦圍起的院落,在玻璃大廈的對比下,頗有一種“大隱隱于市”的感覺。

  鐵佛寺,始建于唐朝開元年間,它原名開元寺,后因供奉有宋代鑄鐵觀音而得名。這尊鐵觀音,連同清代胡雪巖所贈日本銅鐘,以及元朝大書法家趙孟頫書寫的《天寧萬壽禪寺》巨碑,被稱為鐵佛寺的三件寶。

  這座有著1300年歷史的古剎規模并不大,前后只有兩個殿,也不收門票。兩株已有百年樹齡的紅梅,就在寺內的大雄寶殿前。

  攝影 橙友@唐老師

  兩株古梅上的花,只開了三四成,工作人員說,可能是因為今年開春氣溫一直偏低的緣故,“往年一般正月初四晚上開花,初五正好迎財神,所以有‘喜梅納?!恼f法”。

  工作人員昨天說,天氣轉晴升溫,兩株古梅很快進入了盛花期,“開滿的狀態只有四五天,然后就開始大量落花了”。

  一道黃墻,一領黛瓦,大紅燈籠高高掛,讓黃墻前的紅梅更添一份別樣意境。

  天氣雖然還有點冷,可院落里早就聚集了不少拿著長槍短炮的攝影愛好者?!斑@兩株紅梅在攝影圈可出名了,除了我們省內的朋友,江蘇的攝友也會來拍?!币晃粡暮贾葳s來拍花的徐先生說。

  徐先生是湖州人,現在杭州工作生活,趁著周末回家鄉拍梅花,“往年這兩株梅樹開得最旺的時候,那真是像兩朵紅云一樣,遮得后面的墻都看不見了”。

  古梅樹下,另外一位攝影愛好者唐先生來自本地,湖州的賞梅地他摸得門清,他說,當地沒看到比這兩株古梅更美的,“樹形奇特,一看就是引的野梅花種,人工培育不出來的?!?/p>

  鐵佛寺的這兩株古梅之所以出名,還因為它們開出的是罕有的“六瓣梅”。

  杭州西湖西溪景區植物園的高級工程師胡中介紹,梅花在單瓣與復瓣之間五瓣、六瓣、七瓣等都是有的,“為什么覺得六瓣比較少有?是因為雪花也是六瓣,梅與雪比,所以‘六瓣梅’比較奇?!?/p>

  說起“六瓣梅”,以“古、廣、奇”三絕聞名的杭州超山梅林也有一株,這株宋梅還是“中國五大古梅”之一?!爸袊宕蠊琶贰狈謩e為楚梅、晉梅、隋梅、唐梅和宋梅,其中浙江有三株。

  隋梅,栽種于浙江天臺的天臺山國清寺內,樹齡已有1400多年;唐梅,在超山的大明堂院內,相傳種于唐朝開元年間;宋梅,則種于超山的報慈寺。

  湖州還有一處古梅福地

  據傳杜麗娘曾在這里幽會

  湖州還有一處賞梅地——坐落在城南金蓋山云巢塢。車至山門停駐,沿緩坡而上不久,便能看到古梅花觀了,正門匾額上書“古梅福地”四個楷書大字,曲徑通幽的上山小路,房前屋后的參天古木,一片古樸沉靜。

  我們去時,門前一片梅樹已開花?;ㄓ蟹凵?,也有綠色的,假山邊的那株粉梅開得尤其爛漫,假山后,黃墻前,用一片片粉白渲染了年色,驅散了初春的寒意。

  古梅花觀所在的金蓋山區,與梅花淵源頗深。據記載,這里種植梅花已有1500多年的歷史。明朝湯顯祖的《牡丹亭》里,杜麗娘和柳夢梅在“梅花觀”幽會,傳說真假未知,但這里至今依然是一處賞梅的好去處。

  不同于漫山遍野的梅花滿目,這里的梅花只有一小片,雖然在數量上談不上壯觀,但在古樸建筑的襯托下,多了幾分靈氣。

  歲歲年年花相似,年年歲歲人不同。年復一年春來時,古紅梅醉了江南的山,醉了江南的水,也美了江南的一座城。

  橙柿互動·都市快報記者 黃捷 文/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