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5日晚上,程女士接到通知——3月6日起常青休閑女裝市場暫停營業,具體恢復時間等通知。

  3月5日,杭州通報新增2例新冠肺炎病例,其中上城區相關病例工作場所位于新杭派休閑服飾城,其病例存在銷售國外進口服裝的情況,毒株與國外奧密克戎變異株上傳序列高度同源。

  程女士說,她們在3月5日下午就聽到了一些“風聲”:“聽說新杭派有初篩陽性,我像往常一樣做到下午5點半關門?!?/p>

  為了防控疫情,上城區在半夜劃定了“三區”范圍。防范區的圈一劃,除面料市場、新意法、佳寶女裝、昆龍童裝以外,四季青“中國服裝第一街”的另外20多家市場都先按下“暫停鍵”,等排除風險之后再“一鍵重啟”。

  這幾天原本是春裝拿貨的“黃金期”

  程女士在常青休閑女裝市場開了一家“金鼎”服裝店,主營女裝,內衣、T恤、毛衣、大衣等應有盡有。

  今年春季,她前前后后進了兩批貨,大約2000多件,價值30多萬。這其中一半已經賣出去了,還剩下一半,只能慢慢賣了。

  “再過十天,夏裝開始打樣了,春裝拿貨的‘黃金期’就在當下幾天?!?/p>

  疫情來得很突然,所以程女士知道,剩下的衣服積貨是不可避免的。市場暫停營業的第一天,她忙著把放在自己身邊的貨先發掉,至于放在檔口里的,那只能緩緩,雖然這一緩錯過了春裝銷售的“黃金期”,就幾乎預示著虧錢。

  “暫停營業,對做直播的商家影響還小一些,對我們的影響更大?!?/p>

  她們的經營模式,是四季青服裝市場的主流模式——線下檔口看貨拿貨。這主要依靠老客戶下單,或者新客戶逛店看貨,商家自己不怎么主動發展新客源。

  這個模式在四季青存續了很久,陪伴著四季青發展成為“華東最大的服裝交易市場”。

  “13億人均一件衣服來自四季青”

  如今,四季青成了“中國服裝第一街”的代名詞。提到四季青,它不僅僅特指一個市場,而是一整個服飾批發街區,街區里有30家左右的專業市場。

  在上個世紀末,四季青服裝市場創下了“13億人均一件衣服來自四季青”的口碑認證,媽媽的皮草、大姑的花襖……基本都是從四季青進貨的。

  它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向輝煌的?

  最早期,定位面向工薪階層和農村農民,從溫州招引了45位有較新經營觀念、較強經營能力和一定資金實力的個體戶。開業后,物美價廉的溫州服裝吸引了眾多客人。

  1992年鄧小平南方談話和黨的十四大后,杭州進一步明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設目標。在這之后的三年間,四季青開始著力擴大規模,并且獲得了鄉政府的大力支持。三年擴容,市場攤位數從500多激增到1800多,年成交額從6.4億元提高到38億元。

  1996年起,國家開始實行宏觀調控。當時,四季青服裝市場總經理祝浩泉提出要以質建場、品牌經營。這也是第一次提出“中國服裝第一街”的名頭,提高門檻,鼓勵商家們做出品牌。

  邁入本世紀,杭派精品服飾城、意法服飾城等其他服裝市場,如同雨后春筍一般在四季青服裝市場的邊上創立。杭州本輪疫情確診病例2工作的新杭派休閑服飾城,便創辦于2002年。

  當年,其他市場還主要經營著傳統女裝,是新杭派最早定位“休閑”,另辟蹊徑地走出了一條銷路。

  不過,二十年來,“中國服裝第一街”相繼經歷了金融危機的洗禮、網絡經濟的夾擊,如今又正面迎接疫情對實體經濟的沖擊。

  因為疫情,感受到直播電商的好處

  “十年前,我們凌晨4點半來開門,晚上如果愿意多坐一會兒,開到7點多,那幾萬元銷售額差不多就做到了?!背膛空f,“現在一天的業績,抵以前半天的?!?/p>

  最大的沖擊,是網絡電商。

  淘寶直播火了,其他服裝批發基地的貨品也能被全世界看見,開服裝店的老板有了更多選擇,而不是像以前那樣,只知道四季青。

  二十幾年,四季青也在網絡經濟領域不斷探索,舉一些例子:

  2002年,自主開發了中外服裝網、四季青服裝網、四季青賣家摩街版、四季青買家分銷版等電商平臺工具。

  2006年,組建四季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。

  2017年,開始融合“網紅直播”影響渠道。

  2018年,取得“四季青”淘寶直播機構的資質,建立起一支專業團隊承接直播業務運作……

  網絡經濟的轉型,給這條街帶來了新的增收,但是并沒有完全融入各家商戶。

  現在去市場里走一圈,其實不做直播的商戶比做直播的多。程女士說,那是因為做電商的話,會對線下經營造成影響。

  目前,在十幾平米的店鋪內,有程女士和兩名店員。程女士負責進貨,店員負責穿版、打包、發貨等工作。

  “雖然鋪面的租金每年都在上漲,但是占據成本大頭的,還是人力開銷?!?/p>

  對于老客戶,程女士只要把穿版照片往微信上一發,有看中的就會直接下單;對于新客戶,程女士她們開著店門,在客戶上門時招呼一下就好。剩下的工作,就是忙著打包、發貨了。

  因此對她而言,兩名店員剛剛好,如果再做線上直播的話,就還得招人。招一個人,每個月起碼多一萬成本,但最后能不能值回這個數還不好說。

  只有像這次這樣,受疫情影響不得不暫時關門了,才能感受到直播電商的好處。

  一位經常到四季青拿貨的朋友說:“我覺得暫停營業對商戶來說,最大的影響不是發貨,因為四季青檔口發不了貨,商戶也可以從工廠直接調衣服給客戶。關鍵還是進貨積壓和少了進店看貨的客源?!?/p>

  建議“中國服裝第一街”

  以打造國際服飾城為目標

  杭州市政協委員、杭州民革經濟專委會主任、中國社調中心民營經濟研究所專家委員會主任、杭州智庫經濟事務所主任丁煒認為,數字化轉型必然是“中國服裝第一街”發展的大方向。

  他建議,街區應立足“杭派女裝、中國時裝、世界時尚”的總體定位,發揮“市場主體、政策引領”作用,打造集多種功能于一體的“市場綜合體”一一國際服裝城。

  具體做法主要分成兩方面,一方面是改造升級,“建議參照義烏模式,圍繞國際服裝城打造,構筑產業生態圈,形成強大的品牌影響力,不斷提升市場的生命力?!?/p>

  另一方面是四化建設,“做到產品名牌化、市場協同化、物流智能化、服務數字化?!?/p>

  數字化在四化建設的過程中,將發揮很大作用。數字駕駛艙,能夠實現市場管理多位協同;“研產銷運”(研發設計、生產制造、銷售交易、物流運輸等環節)全鏈數字化,可以培育新業態新經濟等。

  去年,“1+1+8”街區數字治理平臺建設完成?!?”個模塊可以分別管人流、消防、事件協同、交通、黨建、街區特色、經濟、物流,實現聯勤協調指揮、多重實時預警、全方位監管等功能。

  去年下半年,中國服裝第一街市場攻堅共治聯盟正式啟動,讓所有市場聯手共治街區。聯盟啟動后,便成立了“拉包俠行業協會”管理街區的貨物流轉,其中包括用數字化的手段,完善拉包工定位信息收集系統。

  由此看來,這幾年四季青的數字化轉型,是先從數字治理入手,這些做法跟丁煒提到的“四化建設”也非常契合。

  再翻看上城區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,其中提到“加快四季青‘中國服裝第一街’產業轉型升級,打造輻射全國的原創設計中心?!?/p>

  結合杭州本輪疫情給實體檔口帶來的思考,或許下一步,擺在街區面前的就是數字化的產業轉型。

  橙柿互動記者 凌姝文